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新闻中心

您在这里: 首页 新闻中心 展会动态 市场动向

农村消费提档升级潜力大 发布日期: 2021年02月22日    来源:国际商报

近年来,伴随着亮眼的脱贫攻坚成绩单、迅猛发展的电子商务、星罗密布的乡村物流配送站点建设与“最后一公里”服务的不断改善,农村消费正显现蓬勃生机和巨大潜力。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完善乡村消费环境、补足乡村消费短板显然是构建完整内需体系的重要一环。

政策再发力

今年以来,乡村消费频传利好政策。在1月29日召开的2020年商务工作及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司长朱小良就表示,接下来将以扩大县域乡镇消费为抓手带动农村消费,加强县域乡镇商贸设施和到村物流站点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商贸企业下沉渠道,充分释放农村消费潜力,改善农村消费环境;健全农产品流通网络,加快补齐冷链物流短板,进一步提高农产品流通效率,降低流通成本。

不久前,商务部等12部门印发《关于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若干措施的通知》,其中就明确在完善农村流通体系、加快发展乡镇生活服务、优化农村消费环境三个层面细化措施。这些措施有利于加快升级领域和下沉市场潜力释放。

EDI内贸信息中心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师李政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援引数据指出,我国农村消费市场增速已经连续9年超过城镇,消费潜力巨大。2020年四季度,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5.6%,比城镇高1.1个百分点,城乡增速差距比三季度扩大0.7个百分点;2020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2.9%,而城镇居民下降3.8%。

不过,李政波直言,农村市场仍然存在制约农村消费潜力释放的弱项短板,如优质商品供应不足、流通设施发展滞后、生活服务仍不完善等。

“实际上,近年来,商务部及相关部门在改善农村消费环境、便利消费条件、提高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促进农村消费升级作出贡献。”李政波指出,不过应该认识到,补齐短板弱项是一项长期艰巨任务,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这次12部门印发《通知》就是商务部和相关部门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立足新发展阶段,经过深入调查分析共同研究出台发布的。”李政波进一步分析道,从内容上来看,《通知》进一步完善了典型措施,根据新形势纳入新措施,畅通促进国内国际大循环。同时,为保证政策切实落实,《通知》还在惠企、金融支持等方面前瞻性地做好了一系列保障措施。

破解消费难点

针对诸多难点,政策逐条细化。在完善农村流通体系方面,《通知》明确提出要以扩大县域乡镇消费为抓手带动农村消费;加强县域乡镇商贸设施和到村物流站点建设;发展县乡村共同配送,推动降低物流成本;鼓励大型商贸企业在乡镇布点,推动农商旅文消费集聚;强化农村电商主体培育,引导返乡入乡人员创业创新和农民就地创业创新等多条举措。

毋庸置疑,农村商贸设施和物流体系的不断完善,将有效改善农村居民生活品质,带动农村消费增长进一步提速。更值得关注的是政策中对人才返乡创业的支持。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主任许英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长期以来,在农村居住的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和留守儿童,最具消费能力的年轻人基本都已进城务工。引导返乡入乡人员创业创新和农民就地创业创新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也是一个必然且长期的过程。“当然,短期内见效是比较慢的,我们也要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而在商务部研究院消费所所长董超看来,建设乡镇商贸中心能够更好地形成乡村与乡镇间的消费链接。“通过完善县域商贸流通网络,升级改造乡镇商贸中心,在具备条件的地区建成一批特色商贸小镇,鼓励大型商贸企业增加在乡镇的布局,从而打造连接城乡消费的重要结合点,提升农村地区商品和服务供给水平,缩小城乡消费差距,逐步实现城乡消费一体化。”

在加快发展乡镇生活服务方面,《通知》明确提出支持建设立足乡村、贴近农民的生活消费服务综合体,提供购物、餐饮、休闲娱乐、农产品收购、农产品加工、商品配送、废旧物资回收等多种服务,把乡镇建成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

建设贴近乡村居民需求的生活消费服务综合体正体现了乡村消费格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乡村居民从以前单一的生活必需品需求已转变为对工业品需求和对便利生活、丰富生活、美好生活的需求。

董超指出,从可行性方面来看,一个亮点是发展农村新型连锁。通过鼓励城市流通渠道、品牌、平台企业等下沉到农村市场,以现代供应链赋能、品牌赋能乡村夫妻店等,线上线下融合实现“一店千品”。

“乡村居民的消费需求正呈现多元化、市民化的趋势,我们应该顺应这一变化,丰富农村地区零售、文化、娱乐、生活服务等业态配置,新建和改造一批现代化商业网点,建设立足乡村、贴近农民的生活消费服务综合体,满足农村居民消费升级需求。”董超强调。

此外,《通知》中还提到,要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流通行业市场主体,特别是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金融支持力度。许英明认为,这是激发农村消费潜能的重要支撑,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农村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在资质、诚信、抵押物等方面的不足或者薄弱环节,金融机构很难落实这项举措,需要开发针对性强的金融产品和服务。